被困在墓园中的她,听到了新鲜的声音

a0cceebb4b7b64c5

发表文章数:2

286站
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 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

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
首页 » 宠物 » 正文
摘要:女孩康奇塔· 孔特雷拉斯前往万圣园,祭奠葬在那里的父亲,她真正的目的是去那里见见自己的心上人劳尔。 ...

被困在墓园中的她,听到了奇怪的声音

2020-03-26 11:00
来源:故事会

原标题:被困在墓园中的她,听到了奇怪的声音

#

背景简介

黑色悬疑小说鼻祖康奈尔·伍里奇 的作品里有快意复仇、缠绵爱情、扑朔迷离的案情、诡异惊悚的气氛、出人意料的结局,读来让人欲罢不能,大呼过瘾。

黑色悬疑小说,又称心理惊险小说,是西方犯罪小说的一个分支。同硬派私人侦探小说一样,这类小说也有犯罪,也有调查,然而它关注的重点不是侦破疑案和惩治罪犯,而是描绘案情的扑朔迷离和犯罪心理状态。作品的主角不是侦探,而是罪犯或者案件当事人。

《黑色罪证》中,故事始于一场明星作秀,美丽的女明星别出心裁地在广场上炫燿她饲养的美洲豹,而这只黑色的生灵于混乱之中逃脱,深入南美某城市的心脏,一时之间人心惶惶。陆续几名无辜的女孩被撕碎、惨死于城市四处,警察开始追捕这只地狱怪兽。

然而男主人公却相信,美洲豹只是罪证,而非真凶,另外存在一个更可怕的惊天阴谋……

精彩片段,先睹为快

前情提要

女孩康奇塔· 孔特雷拉斯前往万圣园,祭奠葬在那里的父亲,她真正的目的是去那里见见自己的心上人劳尔。

然而,康奇塔· 孔特雷拉斯没有等到那个男孩,更为不幸的是,她耽误了时间,被困在墓园之中。周围阴森可怖,女孩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,恐惧之下她逃到围墙边,向路过的汽车呼救。

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空洞的夜空传来。“是谁?谁呀?喂?”

她可以想象,这人已经把一只手放回离合器上,打算继续开车,他一定以为刚才听错了,把那声音当成了他汽车的机械故障。

她的心脏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了。她竭尽全力发处一声令人窒息的叫喊,“不——”其余的都只见嘴唇在动,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“谁呀?有人吗?”车门慢慢地打开,但车主仍在车里。或许迈出了一只脚。

“这里,在万圣园里,围墙里面。”这些都只能听到模糊的元音,她已经发不出辅音的声音了,幸好元音可以组合出句意,至少让车主呆在这儿了。

皮鞋走在路上的声音。车门又一次关上——这一次车主出来了。

他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。“你在那里做什么?”不,这是成年人的声音,充满了智慧,这正是她所希望的。

“我一个人,被锁在里面了。看在上帝份上,救我出去——救我出去——”

“等一下,别怕。我这就爬上去救你——”

皮鞋从砖墙上滑下,毫无结果,两次、三次、四次。滑落的声音一次比一次重。接着,她听到对方跑上前来,想借自身冲力爬上围墙。每一次都伴随着一阵挣扎的声响。

“我爬不上去,这墙太高了。”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,“你等一会儿,我去找人。我找人要个梯子再回来——”

车门又一次发出吱呀声,这次却好似地狱之门的铰链声。

她的声音又一次变得尖厉。“不,别丢下我!别丢下我!我受不了了!”

对方停了一下,或许一半身子在车里,一半身子在车外。他开始讲道理。“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嘛。现在已经有人知道你被锁在里面了。至少我知道你在里面,你只要再等一会儿。小姑娘,小姑娘,你听懂了吗?”

她又叫了起来,尖叫只是出于本能,没有道理可言。“你不会回来的!你没办法救我出去,就站在这儿和我说话吧。至少这样我还知道旁边有个人。先生,先生,不管你是谁,请可怜可怜我。别再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。”

“可你必须要出来呀。前面那个街区有家油漆店。那里肯定有梯子。我带上店主,五分钟就能回来。”

“你不会回来的,你不会回来的——”

“小姑娘,你一定是吓坏了。我对天发誓,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谁忍心这么做呢?我是个男人。我呆在这儿,也只是站一个晚上,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。相信我。”

她停了一会儿,本能与理智斗争了一番。她还是让步了。“好吧,先生,我相信你。”她淡淡地说,“不过请快一点。这里很黑,我身后的黑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。”

“转过身来。别回头看。面朝墙站着,等我回来,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你。”

“可这样站着更可怕。看不见它们但能听到它们从身后爬过来,打算扑向我。”

他的声音听上去充满同情,但又有些不耐烦,不管谁遇到她这种情形,都会这样吧。“可怜的孩子。就等一会儿,孩子,只要一小会儿,我就会回来救你出来的。”

没等她提出最后的反对,车门便关上了。“先生,别把我忘在这儿。你不会把我忘在这儿吧,先生——”

“就呆在那儿, 我马上回来。”引擎再次发动,车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。,“别乱走,这样我才能找到你。”

引擎运行平稳,汽车开走了。她听到车子轰轰驶走,去寻求帮助了。最后的声响传回来时,汽车早已驶得不见踪影。仿佛一本书完结之后的补记,又好像事后的恍然大悟。之后,什么也听不到了。

这里再一次陷入寂静。黑夜又一次主宰了这里,她又变回孤身一人了。

原创 腊肠犬爱上了胡萝卜,被众人误解为“兔子狗”,还成了宣传大使

腊肠犬:胡萝卜的味道还是挺美味的嘛,颜色也看起来就让狗很有食欲,我决定它以后就是我的最爱了,肉也没法占据它在我心中第一的地位了。 可是为了腊肠犬的健康着想,铲屎官也不敢再像之前开小灶给腊肠犬吃肉一样…

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,像暂停的动画效果,两眼在那面黑乎乎的围墙搜索着,似乎努力想聚焦在她最后听到车主声音的那个位置,唯恐有一丁点偏差。她担心一挪开目光,车主就不会再回来了,魔法就消失了。惊吓过度的孩子往往会有这种想法。

“不能动,他说过的。”她轻轻地自言自语,小心提醒自己。

突然间,她一下子倒在地上,仿佛下肢无法支撑上半身,又仿佛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抽掉了。她侧躺在地上,头、脖子和肩膀靠在一只胳膊上。她没有昏倒,只是突然间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。现在,她能做的只有两件事,呼吸和等待。还有第三件。

希望,犹如一只白色飞蛾,扇动着小小的翅膀,在黑暗中围绕着她飞舞。

寒意逐渐侵入她的双腿;她的双手贴在长满苔藓的潮湿地面上,也渐渐冻得麻木了。难道是埋葬在这里的那些人的血液,通过某种可怕的渗透作用,进入了她的体内?她甩了甩手,想把这些东西甩掉,就好像甩掉手上的水一样。

那只希望之蛾绕着她飞舞的圈变大了,离她越来越远了。过了多久了?四分钟?五分钟?

她挣扎着跪在地上,双手十指交叉握在胸前。她低头靠靠在手上:“请让他回来。我只求一件事:请让他回来。”

希望之蛾一转眼便飞走了,不见了,飞去别处了。

它那对小翅膀化作点点星光,消散了。

她对握在一起的双手喃喃自语,似乎在与他们分享秘密:“他让我不要动。你们看,我尽力表现得不害怕。我安安静静的,你们没有听到我叫吧。有一次,我差点叫出声,可我还是忍住了,硬是憋了回去。这一次,我也不会——”

一声凄厉的叫声传进她的耳朵,令她有些迷茫,随后,她才意识到那是她自己的声音。

她双手压在喉咙上,想阻止声音传出来。她既没能从根本上克制住自己的恐惧,也没能挡住叫声。紧接着她又发出了一声尖叫:“快回来呀!你在哪儿?”尖叫声回荡在死气沉沉的墓园里,它犹如一把尖刀四处乱刺,越过高墙,一直传到围墙另一边的夜色之中。

声音过后,一切显得愈发静寂,这时,她似乎听到一些声音。说不清是什么声音,像之前车门发出的吱呀声,又像汽车喇叭的声音,很难辨别。或者说更像个——像个垫子。声音是从墙外传来的,不是墓园里。一定是树叶,一簇树叶掉在地上发出的声响。可是那声响又有所不同。那声响听上去很有力,但又轻柔,没有什么摩擦声,听上去更富有弹性,仿佛行走在天鹅绒上或极为丝滑的绸缎之上,发出的飒飒声。但如果只是行走的话,声音是连续的,而这声响是断断续续的,仿佛因为不了解路线和路况,迟疑的脚步声。这大概就是这声响引起的联想,也是最有接近的判断。可这到底是什么声响呢?掉落的熟透了的果子,墙壁上滑落的一块青苔,都有可能造成这样的声响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什么声音也没有,她又渐渐松解下来。

突然,“咔嚓”,是树枝折断的声音,还是那种细嫩的树枝,声音仍是从墙外传来,不是墓园里。

一阵风从身后吹过来,一直吹到围墙外。风不大,只有低处的树叶左右摇动着。这风带着死人的气味,一直吹到围墙的另一边,变成了死人和一个活人的气味。可谁的鼻子会那么灵敏,嗅得出这之间的分别?什么东西会有这么敏锐的感知力?

呼气声——是那种气呼到一个平面上产生的声音。就仿佛有什么东西把鼻子凑到墙上,嗅着,搜寻着,鼻孔一张一合,像两个发出巨响的山洞。

旁边有什么东西在活动。她能感觉得到,肯定有,她就是知道,不需要任何证明。她的每一根神经、每一个毛孔都十分肯定。安静的时间越长,她就越发肯定。似乎,不仅她屏住呼吸在仔细聆听,那生物也同样屏息凝神,细细聆听。那生物不仅仅靠耳朵听,它的毛孔能发射某种感应波或磁力波,敏锐地感知到她。这些波能穿透这厚厚的围墙,探知到隐藏在围墙另一边的人和物。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。

刚才她的尖叫声引来了什么东西,但肯定不是人,它过于鬼祟。是条狗吧?可狗会吠,至少会低吼。这东西很安静。死寂,满是罪恶的死寂。

她快受不了这种紧张感了。这次不光是她自己紧张,而是双重紧张——有她自身产生的紧张,也有对方带给她的压迫感。“是你吗?”她的声音在颤抖,“你怎么这么安静?”

她心里知道那不是之前的车主。之前的车主会开车回来的,即使不开车,也应该听得到急促的脚步声,不加掩饰的脚步声,还应该有梯子拖在地上的声音,而且他一定会呼唤她。

作为回应,围墙的另一边传来一阵摩挲声,就在她正对面的墙上,像打磨砂纸的声音,又像猫爪挠东西的声音。没一会儿,她感到脚下的地面震动了一下。似乎有什么东西,什么东西的躯体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一定是那东西跳了起来,可又摔了下去。

“谁呀?”她尖声叫着,“谁在那儿?”

跳跃是没有什么声响的,除非它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可她就是知道那东西向上蹿了,她感受到了空气的震动。没一会儿,她的感觉得到了证实:她头顶上方传来了沙沙声,一定有什么东西拉住了树枝,弄得树叶悉悉索索响了起来,因为那时候并没有吹风。

她抬起头。在她正上方,一根粗树枝一直伸到墙外。这根树枝够粗壮,能承受很大的重量。不对,那里有东西。这里虽很黑,但她依然能看出变化。这根树枝之前是直的,并没有碰到围墙,平直地伸展着。可现在,树枝垂了下来,墙外看不到的末梢垂得更低。而且,树枝还在摇晃,在墙顶上蹭来蹭去弄出一些声响。树枝明显在上下晃动,一定有东西拽着它——或者说趴在上面,小心翼翼、费力地往上爬,朝着这边树干的方向爬过来。

她用尽全力喊道:“谁在那儿?”但只发出了些许嘶哑的声音。她没有办法挪开视线,转身离开,她像生了根一样,像梦魇中被施了法术一般,无法动弹。只见她头往后仰着,眼睛直盯着上方的黑暗处,黑暗中似乎慢慢浮现出一个脑袋。

树上之前并没有亮光。另一棵大树将这里完全笼罩,围墙和下面的地面也被层层叠叠的枝叶完全遮蔽。月亮在树上洒下一些月光,但根本无法穿透这密密麻麻的枝叶。

但是这会儿,那里出现了光亮。粗树枝靠墙顶那一段树叶茂密,沙沙作响。透过树叶,有什么东西偷偷地向下盯着她。那里出现了微弱的亮光,像磷光一般,闪烁着淡绿色的光芒,像一只贪婪、冷酷的眼睛。而那眼睛四周又一圈阴影,那是因为什么东西遮住了月光形成的阴影,阴影的形状正如一颗脑袋。突然,那眼睛中燃起了烈焰,恶狠狠地从树叶隐处直盯着她。

她痉挛般地张大了嘴巴,可根本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。没来得及发出最后的呼喊,她便一命呜呼了。

好书不可错过!点图即刻拥有!

想看更多扑朔迷离的案情?

想要了解罪犯黑暗的心理?

想要在阅读中体验反转情节?

那你一定不能错过上海文艺出版社的 《康奈尔·伍里奇黑色悬疑小说系列》!

现在微店优惠价220元!

(点图入手)

点击下方“阅读全文”也可以购买哦返回286站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286z.cn系信息发布平台,286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 声音 围墙 声响 树枝 康奇塔
阅读 ()

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:作者:a0cceebb4b7b64c5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286站
原文地址:《被困在墓园中的她,听到了新鲜的声音》 发布于2020-03-26

分享到:
赞(0) 生成海报

评论 抢沙发

2 + 3 =


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

Vieu3.3主题
专业打造轻量级个人企业风格博客主题!专注于前端开发,全站响应式布局自适应模板。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